明月不解行人意,空悬桂子醉花阴。
绑文@双拼波波奶霜杯
Miss you .

伞修/喻黄/方王/双花/周江/韩张/林方/双鬼/昊翔/莫橙/杜柔/肖戴/华秀/魏方/刘卢/高乔/于远/包罗
十年热血写信仰,荣耀永不散场!

红色组/味音痴/花夫妇/软绵绵/亲子分/啾花组/雪绒花/东欧百合/北欧夫妇/家暴组/特区组
愿你热爱这个世界。

【全员】你相信命中注定吗?

Summary:灵魂伴侣AU,即到了青春期时,身体的某一部分会出现灵魂伴侣的有关信息,可能是一句话或一个词语,但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。


1.

坦白来讲,黄少天在十五岁之前完全没care过灵魂伴侣这种事。

十五岁的黄少天:有没有也不太影响恋爱KPI啊,而且光猜是谁都得白白死好多脑细胞。

二十一岁的黄少天:真香。

“没事黄少,多大点事儿啊。”郑轩试图安慰他,“你看像我们这些没字的,不也该找对象找对象,还没限制,多好。”

“好什么。”黄少天不想说话。

黄少天喜欢喻文州,半个蓝雨都知道。

虽然他知道世界上更多人没有他们的soulmate,和同样平凡的人在一起也有幸福快乐的一生,但他还...

【米英】光年之外

 @双拼波波奶霜杯 老婆生日快乐!(bushi)

Warning:架空科幻AU,非理想结局,部分设定参考刘慈欣作品。

Summary:亚瑟·柯克兰接到了总部的紧急调令,却意外遇见了大学时代不告而别的旧友……

1.

纵然贵为世界星航局分局的指挥官,亚瑟·柯克兰还是被眼前的阵仗惊到了。

一群人将一块满是乱码的屏幕围得密不透风,有些人在窃窃私语,最中间站着三个人——星航局总指挥王耀,总设计师伊万·布拉金斯基,还有首席联络员弗朗西斯·波诺弗瓦——虽然一贯和这个法国佬不对付,但亚瑟不得不承认,总局里由他负责联络的任务,...

【2021百日方王/DAY82】无缘爱人

Warning:已婚精神出轨题材,非理想结局,袁→方单箭头,有原型,文中音乐剧指《音乐之声》式音乐电影

Summary:曾经我在漫天秋光里唯独看见你,如今我把你还回漫天秋光里。


1.

袁柏清踏进那家咖啡馆时已是黄昏了,皮鞋踩在橡木地板上发出突兀的踢踏声,硬是扰了书籍,咖啡和留声机上转着的《Yesterday Once More》织成的一室安宁。

店里空空荡荡,除了一个低着头,坐在柜台后面的男人。他看起来不年轻了,披着一件黑色的大衣,发间夹杂着岁月的风尘。袁柏清大踏步地走过去,毫不客气地把一张照片拍在柜台上:“我要找王杰希,你认识他吗?”

男人有些讶异地抬起头,他的目光在那张有...

与爱德华的通信

爱德华:


抱歉这么久没有给你写信,只是我有太多的话要说了,只得慢慢地理清每一点思绪,最后再逐一说给你听。

上一次给你写信,好像还是在抱怨冬妮娅他们的过度紧张,现在想起来都觉得是很久以前的事了。

一年之后我再想起这件事时,觉得娜塔莎大概也没说错,过去的一年里我一直在用逼迫自己回忆的方式,用思念和愧疚折磨自己的精神,仿佛只要自己也活得生不如死,就是赎罪,就能弥补那个去了天国的人。

很久以后我才发现我错了,他留给我的,不只是归于空白的整个青春,还有真相带来的创伤。我一边短暂地麻痹自己,一边又无意识地接近真相,当一切都水落石出的时候,我几乎要对命运绝望了,为什么在我遭受了这种伤害之后,...

托里斯的日记(十)

娜塔莎来看我了。

我倒茶的时候打碎了茶杯,刚想清理一下,她就走过来把我拉到客厅坐下。她盯着桌面出神,我才发觉自己破译密码时凌乱的草稿还摊开在桌子上。

我们面对面坐着,沉默了很久。

“你还是知道了。”最后她说。

我机械地点了点头。

我没有问她是怎么知道的,她的目光一直流连在这个公寓里唯一鲜活的东西上——一束沾着晨露的紫色三色堇。

最开始约会的时候,我也会买各种花给她,各色玫瑰,百合,郁金香,但我从来没买过三色堇,也许是因为它是波兰的国花?或者只是因为那是菲利克斯?

“所以你其实喜欢男人?”娜塔莎别过头去,垂落的眼睫遮住了她的情绪。

我慢慢地摇了摇头。

“我不知道。”

也许...

与王耀的通信

王耀:


展信安。

我看到你已经平安返回中国。在过去的两个月里,除去俄罗斯,希望同在东欧的立陶宛也能给你留下一些美好的印象。

一个星期前,你的几张文件落在了我的书桌上,当时我也询问过你,虽然你说并不急需,但我还是决定尽早解决,遂信附上你的文件,希望没有影响你那边的正常往来。

琼斯先生很满意我近期的工作成果,给我发了奖金,还说升职加薪也提上日程了,这当然是你的功劳,鉴于我想不出要用这些钱做什么,我决定给你买件礼物,也在包裹里了,我向伊万打听了你喜欢什么,虽然感觉他当时冒着黑气,但我总算是挑出了也许会合你心意的答谢。

以及菲利克斯的信……也请尽快寄过来吧。


你忠诚的

托里斯...

托里斯的日记(九)

王耀先生威胁我说,如果不开门见他,他就拆了我家的墙,中国拆迁队的名号可不是盖的。

我有些无奈,只得苦笑,但心里还是感到了一丝久违的温暖。

上次的治疗之后,意外的好了很多,我时常感到一种难以言喻的平静,也许是由于我坦然接受了宿命。

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件好事,但我确实感到了解脱。

王耀先生要回国了,这两个月他给我提供了诸多帮助,包括提供了一些治疗失眠的药物。所以我打算在这个家里再好好做一次饭,给他践行,也作为对他和伊万的感谢。

王耀上午时就来了,我们闲聊了一会儿,主要是国际上的新闻,奇怪的是我昨天才刚刚看过的时政今天就想不起来细节,王耀看起来很忧虑,我只得宽慰他,只是有些精力不足,大概...

托里斯的日记(八)

我开始意识到,我倾尽所有勇气去结束对娜塔莎的爱,可能是种错误。这份盲目的爱情的消退,就像剥落了心脏之外的肋骨,我开始竭力控制自己不去审视里面露出的狰狞血管,而这种纠结的处境几乎要使我发疯。

我的心理医生建议我直面自己的遭遇,她说只有看清,了解痛苦本源,才知道该如何应对。如果可以,我这一生也不想回忆起那个晚上,如果不是为了摆脱无穷无尽的梦魇——然而谁又知道背后是不是彻底的解脱。

我开始写了,医生就待在对面的房间,窗帘拉上了一半,室内光线有些暗,只看得清近旁的绿植和地毯上橙黄的纹路。

我开始写了。

那天是2020年5月3日,我的单身旅行的最后一天,一个周前,爱德华声称要趁我结婚前带我去...

托里斯的日记(七)

义无反顾地提出分手之后,我感到如释重负,不知何时起,这段无望的感情,已经成为一种负担。 

那件事之后被一再推迟的婚礼,终于从我的计划里彻底消失,联系过的几家房东,也一一取消了预约,处理这些杂务让我很是忙碌了一段日子,但在我再度空闲下来之后,噩梦和失眠又开始频频造访我的夜晚。

对着维尔纽斯深夜的月亮,我反而能静下心来想想,是什么驱使我结束这段感情,理智告诉我,是因为认清了这份无条件的爱感动的只有自己,好像是,又好像不是。我靠在窗户上,意识到在我放弃了那个安宁的未来之后,我反而离自己更近了一步。

我慢慢想着她写在信里的话,那个我尚未察觉的,究竟是什么?

玻璃沾了白霜的水汽,透...

与娜塔莉亚的通信

娜塔莎:


展信安。

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这样称呼你了。

我二十岁时遇见你,你坐在音乐厅的舞台上,一袭白裙,指尖轻拂琴键,那流淌的乐章就像上帝的恩赐,诠释了美的全部含义,也满足了我对未来的所有幻想。那年我情窦初开,就无法自拔地坠入爱河,对你喜欢到我以为我再也不会像爱你一样去爱任何人。

我无数次的告白被你拒绝,无数次的约会被你推辞,我从未有过怨怼,时至今日也是,甚至为这种近乎盲目的爱情而深深感动着——看啊,我有那么喜欢一个人。

我不知道你为何选择了和我在一起,当然我从未奢望过是因为你倾心于我,也许是因为我一直明白,身为成人,总是该对命运作出一定妥协,于是便擅作主张地认为你也是如此。...

1 / 4

© 明月空悬 | Powered by LOFTER